電廠“搶”效益 “老大難”問題攔路!

2020-06-08 14:59:16 大云網  點擊量: 評論 (0)
電廠要問效益如何“搶”,從硬件上考慮的話,降低機組故障頻率、提高機組發電效率是關鍵。那么,電廠對渦輪機,這龐大電力系統“心臟”的保護就顯得尤為重要。

我國電力工業經過數十年的發展,發電裝機已接近20億千瓦,為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提供了堅強的能源保障;此外,我國能源結構也進一步優化,非化石能源裝機占比目前已接近40%。但是,近年來,我們也越來越多地看到發電企業由于經濟效益等因素在能源轉型與市場化改革的大潮中破產出局。“搶”效益,如今也成了各大電廠在保障能源安全的同時必須要考慮的任務。

“老大難”問題困擾電廠“心臟”

電廠要問效益如何“搶”,從硬件上考慮的話,降低機組故障頻率、提高機組發電效率是關鍵。那么,電廠對渦輪機,這龐大電力系統“心臟”的保護就顯得尤為重要。

但是,電廠運維人員口中常提的“油泥”或者是“氧化物”卻正從內部侵蝕著一大批已有一定機齡機組的渦輪機。

某資深燃氣電廠運維人員表示,這些“油泥”或者“氧化物”的逐漸累積會給機組帶來閥門堵塞、軸承過熱、部件損壞、過濾器堵塞、渦輪機內部機械構造失效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故障,嚴重的話還可能造成機組非計劃內停機維修,是影響機組正常運行的“老大難”問題。

如果說渦輪機是電力系統的“心臟”,那么潤滑油就是維持心臟跳動的“血液”,而這些“油泥”或者“氧化物”偏偏就是潤滑油在設備高運行溫度下氧化、分解,同時又受到水、化學物質、顆粒、氣體等其它污染物的影響,變質形成的不溶物。這些不溶物附著于設備內表面,逐漸變成累積的覆蓋層,我們稱之為“漆膜”。因此,漆膜在工業制造領域十分普遍又不可避免,大多數工業企業已經認識到了它們的危害,但是電廠,特別是國內電廠在處理漆膜問題上卻十分受限,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痛點與難題。

漆膜難除?“傳統”方法費時費力費錢等痛點待解

漆膜除了容易形成,還難以發現、難以根除。在業內的交流會上,清除漆膜需要重復投資、做法是否安全以及是否需要停機都是電廠業主頻繁提出的問題。

一般來說,電廠都是采用靜電平衡、樹脂吸附或者外加機械過濾等傳統方法來處理漆膜的,但是這些方法無不存在著“費時”、“費力”、“費錢”三大痛點,不僅一次清洗難以到位需要多次返工,而且局部位置需要人工處理,此外,如果存在清潔劑與原有潤滑油不兼容的情況,還需要重新灌注新油并進行沖洗。這些問題使得近年來需要“搶”效益的電廠越發難辦了。

業內調研顯示,我國電廠特別是燃氣電廠已經進入漆膜問題高發期。

大約在2003年,配合西氣東輸工程以及東海等油田的開采,我國對燃氣發電進行了一輪戰略性的投資,一大批燃氣輪機引進、上馬。在這十多年的運營中,燃氣電廠的漆膜問題逐漸爆發并愈演愈烈導致機組出力下降或非計劃停機。

在近期業內的交流會上,就有業主現身說法:“因為燃氣輪機相較于蒸汽輪機運行溫度更高、工況更惡劣就更容易形成漆膜。如果要在燃機運行的過程中處理漆膜,那么溶解漆膜的裝置就要作為一個附加設備不停地運轉,或者使用溶劑型的添加劑技術,由于機組的大小和漆膜的嚴重程度不同,處理一次少則幾十萬元多則七、八十萬元。而且,如果將機組進行停機處理或者發生非計劃停機,一臺30萬千瓦滿負荷運行的機組一小時就會損失十幾萬元的電量收益,還會給電網造成波動、影響生產安全。”

那么,漆膜問題就真得成為電廠“搶”效益的“攔路虎”了嗎?6月4日,在中國上海舉辦的第七屆亞洲燃氣輪機聚焦大會上,雪佛龍亞洲首發了以一次清洗、設備不停運為前提的雪佛龍VARTECH™漆膜解決方案,直擊行業痛點。

1.jpg

(雪佛龍工業潤滑油展臺)

“清潔和控制”兩步法 解決漆膜“老大難”問題

雪佛龍,作為一家深耕于油氣領域跨越百年的能源巨頭,不僅擁有著全球各品牌、各型號燃氣輪機漆膜處理經驗,而且進入中國潤滑油市場已超過20年,與國內百余家大型發電廠商都建立過合作關系。

雪佛龍(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市場總監楊洪珂表示:“本次解決方案雪佛龍特意瞄準了電力行業,并選擇了在中國發布,希望通過‘清潔和控制’兩步法徹底解決這一普遍困擾工業設備的難題。”

雪佛龍潤滑油業務發展總監岳鳳輝介紹,解決方案中涉及的產品“雪佛龍工業系統清洗劑(VARTECH™ Industrial System Cleaner)”采用了雪佛龍獨有的清潔技術,可在不影響設備運轉的情況下,進行最徹底、有效的清潔作業。而且清潔劑還可臨時留存于系統中而不對內部器件造成損害。目前,該產品已在雪佛龍自己的油田設備上進行了實地測試。

2.jpg

據了解,測試設備之一是位于美國加州陸上油田的一臺Solar Taurus 60型5.5MW機組,該機組由于長期的環境高溫以及偏高的機齡,使得渦輪機潤滑油冷卻器內形成漆膜從而導致機組運行過熱,嚴重影響了機組的發電能力,年發電效率比設計值降低了30%,業主也因此每年會損失35萬美元的售電收入。而在雪佛龍直接將工業系統清洗劑加入在用油之后,附著于潤滑油冷卻器上的漆膜被清洗掉,機組運行溫度迅速下降,使得渦輪機恢復至設計負荷。

3.png

(位于美國加州陸上油田的機組)

另外兩臺測試設備則是位于墨西哥灣海上油田的Solar Titan 130型機組,這類型機組在包括中海油等國內知名企業的海上平臺中也十分常見。墨西哥灣上的這兩臺機組由于潤滑油冷卻器內的漆膜導致機組發熱,觸發高溫報警。業主在嘗試使用傳統清洗劑時,又由于清潔過程不利于系統正常運轉,且只能暫時降低溫度,不得不每四個月將冷卻器送上岸清理漆膜,使得僅該項工作的年支出就高達8萬美元。而雪佛龍也直接將工業系統清洗劑加入在用油,機組溫度迅速降至警戒值以下,直接省去了費時又費錢的設備拆卸運輸過程。

4.png

(墨西哥灣TAHITI油氣田筒型浮式平臺)

岳鳳輝總結道:“在解決方案發布之前,雪佛龍已經具有十余年的燃氣輪機漆膜清洗服務經驗,該解決方案在研發階段就考慮到了潛在發生的各種問題以及實際的經濟效益,因此可以將‘清潔’這一步做到安全無危害且不停機進行清洗。”

而對于“控制”則更好理解,岳鳳輝介紹,雪佛龍研發出先進的采用VARTECH™技術配方的潤滑油,抑制潤滑油中形成漆膜顆粒,并阻礙顆粒向內表面沉積并最終形成漆膜。目前,雪佛龍推出的第一個系列產品是具有雪佛龍VARTECH™技術的GST®渦輪機潤滑油,該產品就是旨在控制漆膜的形成。

楊洪珂表示:“如果機組從一開始就使用VARTECH™技術的潤滑油,將最大程度避免漆膜問題的出現。” 這無疑大大減少了電廠反復消除漆膜的工作。

如今,在電力行業中,漆膜的處理市場是存在并且可觀的。就從“搶”效益的角度來說,作為承擔著保障民生任務的發電企業,他們的訴求一是高質量的安全,二是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用最低的成本運營。雪佛龍VARTECH™漆膜解決方案不僅能直擊電廠處理漆膜的痛點,還能為企業提供品牌服務與品質保障,滿足企業安全高效運轉的訴求。

(來源:北極星電力網 )

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

責任編輯:蘇彬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我要收藏
個贊
?
贵州 选五开奖一定牛